星星配资

主页
分享股票配资新闻
股票配资,股票技巧,配资平台,财经新闻,区块链。

贵州银行赴港募资53亿 认购不足首秀破发

更新时间:2020-05-05 13:32点击:

[摘要]2019年12月30日,贵州银行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2.48港元,但很快跌破发行价,最终收报2.30港元,跌幅为7.26%,跌破发行价;成交额为2.07亿港元,换手率为3.81%。

贵州银行赴港募资53亿 认购不足首秀破发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虽然带有茅台(600519)的光环,但贵州银行(06199.HK)上市依然“遇冷”,首日即破发。

2019年12月30日,贵州银行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2.48港元,但很快跌破发行价,最终收报2.30港元,跌幅为7.26%,跌破发行价;成交额为2.07亿港元,换手率为3.81%。

破发早有征兆,该行几天前的认购严重不足。几天前,贵州银行公告,已接获5403份有效申请,认购合共5587.3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香港公开发售项下初步可供认购香港发售股份总数2.2亿股的约0.25倍。

事实上,部分城商行在香港上市时均遇到这一尴尬,江西银行(01916.HK)、九江银行(06190.HK)、天津银行(01578.HK)、青岛银行(002948,股吧)(03866.HK/002948.SZ)等均出现认购不足的情况。

“本质上还是香港投资者对内地城商行的认可程度不足,市场上太多同质化的标的,而且也不太熟悉这类公司。”12月27日,华南一位长期跟踪上市银行的基金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坎坷上市路

贵州银行是贵州省唯一一家省级城商行,也是第二家上市的银行。2016年8月,贵阳银行(601997,股吧)(601997.SH)在上交所上市。

官网显示,贵州银行2012年10月11日正式挂牌成立,是以遵义银行、安顺银行、六盘水银行等三家城市商业银行为基础合并重组设立的省级地方法人金融机构。

在贵州银行开业之际,时任贵州银行董事长、行长肖瑞彦曾向外界直言:“贵州银行组建之后,将马上启动上市计划。”

但该行的上市计划“生不逢时”,城商行的A股上市长期停滞。其间,多家A股上市无望的中小银行纷纷转战H股。

2015年,仍在A股等待队伍中的中小银行终于等来了证监会发布的《中小商业银行发行上市的发行监管问答》,中小银行A股上市重新开闸。自2016年开始,各类银行全面上市或回归A股市场。

A股IPO受阻的情况下,贵州银行2015年就曾提出“全面启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项目”的议案,但最终没有下文。

2018年,贵州银行高层变动,李志明担任贵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许安担任贵州银行行长。

新一任领导班子对贵州银行的发展战略作出调整。贵州银行在2017年初的发展目标任务为“业务规模快速增长”,而在2018年工作会议中,则修改为“业务规模稳健增长”,并将“早日达到上市标准,择机登陆资本市场”作为主要任务之一。

2019年初,贵州银行再度传出赴港IPO消息。最终,在2019年结束前两天,该行登陆港交所,募集资金约53亿港元。

虽然贵州银行在上市首日即破发,但该行在资本市场也算是迈出了一大步。

近两个月在A股上市的银行股中,浙商银行(601916.SH)、渝农商行(601077.SH)均在上市初期出现“破发”现象。

“对于许多内地银行来说,想要在A股上市的难度不小,只能选择在H股上市补充资本,以后再择机回归A股,这是很多中小银行的选择。”上述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

茅台是二股东

目前,贵州银行持股比例在5%以上股东有四名,分别为贵州省财政厅、贵州茅台(600519,股吧)酒厂集团、贵安新区开发投资和遵义市国有资产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15.49%、14.13%、8.48%和5.8%。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则是持股14.13%,位列第二大股东的“国酒”茅台集团。

早在遵义银行诞生之初,茅台集团就曾入股,作为财务投资人,出现在遵义银行的股东名单之中。

2011年,遵义银行增资扩股以后,贵州茅台的持股比例从4.15%增至15.27%。2012年,遵义银行成为贵州银行的一部分。

12月30日,贵州银行行长许安在上市仪式后表示,主要股东贵州茅台是其最重要的客户是之一,业务上合作较多,但对于其未来会否增持贵州银行,目前还没有相关信息。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贵州银行与茅台之间存在不少关联交易。

2018年5月23日,贵州茅台召开的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子公司与贵州银行开展存款业务的议案》。

议案显示,贵州茅台控股的多个子公司拟与关联方贵州银行发生存款业务。具体而言,贵州银行将成为茅台的结算银行,“茅台营销公司”和“茅台酱香公司”将会把销售款汇集到贵州银行,而同时“茅台财务公司”将与贵州银行展开同业存款业务。

“银行与股东方的关联交易是常有情况,关键是两者的交易形式和规模大小,只要不超过监管规定的比例,以及风险可控,这都是允许的。”12月27日,华南某股份制银行分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官方微信公众号